巧治中风,重在恢复脑气筋的视听言动和伎巧

  2016-03-10  国医在线  阅读   

  祖国医学对中风有着十分博大精深的理论基础和治疗内涵,并且对脑和脑神经功能早有认识。《医易一理》明确指出:“脑者人身之大主,又曰元神之府。脑精气居头顶之上,前齐眉,后齐颈,左右齐耳……。脑气筋入官脏腑,以司视听言动。故曰:目无脑气筋则不能视,耳无脑气筋则不能听,鼻无脑气筋则不分香臭,舌无脑气筋则不知甘苦。脊髓者,由脑直下,为脑之余,承脑驱使分派,众脑气筋之本也。脊桩二十四节(颈椎7节、胸椎12节、腰椎5节),凑叠连贯,互相勘合而成,共成脑气筋三十一对(颈神经8对、胸神经12对、腰神经5对、骶神经5对、尾神经1对),由筋分线,由线分丝,愈分愈细,有绕如网者,有结如球者,以布手足周身,皮肉筋骨无微不到。人身能知觉运动,及能记忆古今,应对万事者,无非脑之权也。”由此可见脑气筋的重用性。

  脑气筋组成:目之脑气筋(视神经、动眼神经、滑车神经、外展神经);耳之脑气筋(位听神经、前庭蜗神经);鼻之脑气筋(嗅神经);舌之脑气筋(舌咽神经、舌下神经);面之脑气筋(面神经、三叉神经);脏腑脑气筋(迷走神经);颈肩脑气筋(副神经);脊桩脑气筋(脊神经连于脊髓共31对)

  脑气筋功能:司视听言动,司伎巧,知觉运动,记忆古今,应对万事(王清任《医林改错》明确指出:灵机记性不在心在脑)。

  脑气筋特点:脑气筋由脑所主,承脑驱使分派,皮肉筋骨无微不到。

  对于脑血栓形成,由上文受到启发:中风病病机虽然复杂,但笔者认为不外乎脑络瘀阻,髓海失养,脑气筋受损致神明失用,“伎巧不出”。 年老因虚(肝肾精血不足、脾虚、气虚)致运血无力(或血流缓慢),血液粘稠而结瘀,血瘀(血液的浓、粘、易凝、易聚状态)日久,渐而阻滞脑络形成瘀血(血液的凝聚状态),瘀血闭阻脑络(脑血栓形成),使其周围的髓海失养(脑组织缺血缺氧)。髓海失养则脑气筋(脑神经)受损。随失养区域不同,按脑气筋的循行分布不同,产生卒然昏仆,㖞僻不遂,语言蹇涩等各种不同症状。

  故而虚是脑血栓形成的根源,瘀血闭阻脑络是脑血栓形成发生的核心。髓海失养、脑气筋失用是瘀血闭阻脑络后疾病发展的结果。所以本病是因虚致实(脑络瘀阻不通),因实而虚(髓海失养)的本虚标实证,虚实挟杂证。病变脏腑是肝脾肾。治疗的核心是“通”(脑络)“荣”(脑海)、濡养脑气筋。化瘀养脑使脑气筋复用是治疗的关键。益气化瘀及渗湿降浊是治疗的基本方法之一。恢复脑气筋视听言动和伎巧功能是中医治疗中风的最终目的。

  用药经验和体会

  1、急性期

  凡神志清楚者均给益气化瘀渗湿降浊的基本方:黄芪60~90g,太子渗20~30g,桃仁冲20g,红花10g,丹参20g,水蛭20g,川芎10~15g,当归20g,生地20g,赤芍20g,茯苓20g,苡仁20g,水牛角20g,石菖蒲10g,牛膝10g,代赭石20g,柴胡10g,开水煨,2日一剂,日服3次,每次150—200ml。

  以辨证施治贯穿始终:肝阳暴亢者加黄芩20g,钩藤20g;便秘腑实者加白芍60g,甘草10g,麻子仁20g,麦冬20g,大黄10g;痰多者加胆南星20g,竹茹10g,京半夏20g;颅内压高或血压过高者代赭石量用30~50g,加泽泻60g,生石决明20~30g,夏枯草10g。

  2、恢复期

  川芎量加为30~60g,水牛角量减为10g,另包:蜈蚣2条、僵蚕15g、全蝎10g晒脆共研细末,均等分成6份,每次兑入中药汤中1份,每日早午晚各服1次,以搜剔机化之血栓,剔刮胶质瘢痕。

  3、后遗症期

  主要是扶正固本、剔经刮络以调动脑气筋的功能,在恢复期处方用药的基础上,生地改用熟地20g,赤芍改为白芍20g,茯苓和苡仁改用白术和山药各20g。

  基本方中,生口芪(味甘微温)长于补气升阳、又能补气行滞、利水消肿、益卫固表,太子参(甘微苦性平)补气生津为清补之品,二者相须为用,益气且升阳生津。桃红四物汤加水蛭丹参活血化瘀,茯苓苡仁健脾渗湿利水,柴胡代赭石升清降浊,石菖蒲开窍化湿豁痰,水牛角凉血以清脑热。牛膝入肝肾经引血下行。全方虚实兼顾、通荣并举、升降并行,以“通”达“荣”、以“荣”助“通”,从而脑络得通、髓海得荣,使脑气筋复用,以司视听言动,伎巧出焉。

  另外,急性期的抢救最为珍贵,以发病6小时内的抢救治疗时间尤为宝贵,当争分夺秒用药稳准狠。笔者经验,抢救治疗用药时间以发病3天内为分水岭,3天后每退后一天治疗,恢复要慢十天。脑血栓形成的危险因素中除年龄为不可抗拒因素外,大量抽烟和饮食盐味重是专县山区非膏梁厚味者的主要危险因素之一。中风起病突然,偏瘫言蹇,患者毫无思想准备及心理适应过程,面对骤然而至的残废不用而忧郁、绝望。临床常见男性患者抑郁低沉、欲哭无泪,或烦燥易怒,女性患者悲伤流泪,中医心理治疗不容忽视。

作者简介

  刘正华主任医师,就职于腾冲市中医医院。兼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男科分会全国委员,云南省中医药学会男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妇科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医心肺病委员会委员,中医药文化与信息化建设委员会委员,云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心身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先后在国家核心期刊发表中医学术论文15篇,参编书籍三部。

责任编辑:陈思思
相关阅读
老中医刘正华的一天
2018/08/08  国医在线
这些易被忽视的中风后遗症,不得不防!
2016/12/30  云南中医微信
中风很可怕,中医优势大
2016/11/03  国医在线
咦,脸怎么有点歪?是不是中风的预兆?
2016/11/03  国医在线
今日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