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样力量|恩师孟如教授为我托起中医的一片天

  2017-07-06  国医在线  阅读   

  摘要

  3年后,在恩师的精心培育下,我系统学习了恩师诊治重症肌无力、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以及其他难治病独特、丰富的临床经验。而,同时,对中医的诠释,感触良多,以至于对中医的挚爱陷入了痴迷的程度!

  01.难以忘怀的毕业晚宴

  “恩师,我······”怀揣着一颗感恩的心,我双手颤抖着端起杯子,走到恩师孟如教授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本来充分准备好的临别敬酒辞却被紧张而哽咽的嗓音代替了,整个身心充满了对恩师的无限感谢、感激和感动,不听使唤的身躯摇晃着,泪水,已悄悄地不知不觉地伴随着复杂的心情模糊了我的视线。

  这是发生在我毕业的那年那月那天那次云南中医学院毕业晚宴上。

  学校食堂二楼,座无虚席。彩旗飘扬,彩灯闪烁。中医系毕业生与任课的部分老师、学校部分领导欢聚一堂,共同庆祝毕业同学顺利完成学业,顺应时代潮流,奔赴工作岗位。有的在追忆浓浓的师生情及亲密的同学情;有的在畅谈大学时的辛劳与烦恼;有的在憧憬毕业后的理想与追求;激动、兴奋、欢乐的谈论声不绝于耳。我,却悄无声息地独自一人避开喧闹中的同学们,径直向老师席迈步。

  恩师转过身来,轻柔地、缓慢地、却掷地有声地对我说:“你的病好了,身体康复了,即将走上工作岗位,今后无论在哪里工作,一定要记住,如果你热爱中医药事业,就一定热爱自己服务的对象。希望你用所学的知识去为广大的患者服务,做一个德才兼备的好医生!”年级主任庄春华、班主任姜云武老师异口同声地说:“你是不幸的,但又是万幸的!”我低下了头,任凭百感交织的眼泪往下流。

  是啊!一个在7岁多就患上“重症肌无力”的患儿,历经误诊误治10多年后竟然奇迹般地被恩师治愈了,这简直就是把一场不堪回首的噩梦,变成了一场欣喜若狂的美梦!一个从童年时期到青年时期,总是沉浸在痛苦、忧伤、彷徨中度日如年的患者,居然奇迹般地康复了,这简直就是把一个不堪回首的天方夜谭,演绎成了一部撼动心灵的人生传奇故事!

  当我再次抬头的那一瞬间,隐隐约约地发现,老师们的双眼已经湿润了。

  恩师再次嘱咐我:“别难过,你离开了老师,不在老师身边学习,老师也感觉不习惯,今后常与老师联系。你是好样的,凭着你顽强的毅力,终于战胜了疾病。以你作为病人的经历,奠定了终生服务于中医药事业的坚定信念,相信你一定会成为一个让病人称赞的好医生!”

  说这番话的那时那刻,我分明看到了她老人家湿润的目光里再次充满了刚毅、赞许、期望。

  李广文与恩师孟如教授合影

  02.初识恩师

  春城的三月,万象更新,春暖乍寒。一个春雨绵绵的上午,我气喘吁吁地拖着“肥胖”的病体,忐忑不安地在尚义街云南中医学院门诊部找到了孟老,专家诊室的病人拥挤不堪,孟老微微抬头送病人离开的余光突然扫到正在门口张望着的我,立刻问道:“你就是患了重症肌无力的那位同学吧?你的年级主任老师最近对我讲了你的情况,都怪我这一年半载老是出差,让你受苦了,你先找个凳子坐下,待会老师会好好给你看!”

  多么沁人肺腑的话语,一时间,春雨带来的几丝寒意荡然无存,接踵而至的是阵阵暖流传遍全身,悲伤、辛酸、无助的复杂心情瞬间即被“感动”一词代替了,忍了多日的眼泪终于决堤而出。“好的!老师,我等着您!”哽咽的嗓音里掺杂着阵阵颤抖。

  在昆医附一院治疗半年后,专家们会诊意见为:激素已增至最大量,病情渐趋平稳,鉴于患者系中医学院学生,建议转至该院寻求中医或中西医结合治疗。主管医师很关切地对我说:“小同学,你很不幸患上这种病,你作为医学生,我要明确告诉你,再过10年,我估计治疗你这病的方法也不会有什么新的突破或进展,因此,你要挺住啊!”

  从该院出院后,一直关心着我的年级主任庄春华老师急忙介绍我到孟如教授处诊治。

  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1984年在云南省人民医院住院期间。

  主管医师对我父亲说了这样一段话:“他已经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因为患病8年来一直误诊误治,再加上不该做的那两次手术(指眼部手术),使得该病发展得如此迅速,以至到了最严重的地步,同时,那两次手术将给他带来终生的右眼微小残疾。现在虽然抢救过来,但必须终生服用新斯的明类药物。因为国内外都没有根治的好方法,加上他又随时有生命危险,所以还能活5年?还是10年?谁也说不准。”

  昆明东风广场上,热闹非凡,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我无暇顾及美丽的花草树木,也没有闲情逸致去欣赏高大雄伟的建筑群,只想漫无目的地消磨这百无聊赖的时光,以便打发掉沉积在内心深处的痛苦。

  我走到一个旧书摊旁边,信手翻弄起一本1983年的《大众医学》杂志,突然,上海眼病防治所陈贯一先生撰写的《重症肌无力是可以治好的》一文很快映入我的眼帘,一刹那,我喜不自禁!来不及与书商讨价还价就将它紧紧地抱入怀里带回了医院。

  那一晚,我认认真真逐段、逐句、逐字,连标点符号也未放过地拜读了那篇文章,文章介绍了中医药治疗重症肌无力的方法,同时还附上了患者治疗前后的照片。从那时起,我懵懵懂懂地认识了六味地黄丸、补中益气汤、八珍汤等中医药名词;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朦朦胧胧地产生了一个天真的幻想:中医药一定能够治好我的病!

  那一晚,我失眠了,就像在大海里迷失方向面对生命产生绝望时突然抓到救命稻草的那个人一样,心中又慢慢地升发起自信的力量;我今后一定要学医,并且要学中医!

  李广文与恩师孟如教授合影

  03.做患者、做学生

  “你为什么考来中医学院?”孟老问。

  “我考中医学院的目的就是为了治病。”我脱口而出。

  就这样,从那时起,我一边作为患者,请孟老为我诊治;一边作为学生,在孟老身边侍诊抄方。

  就是从那时起,我真正看到了中医药的神奇疗效,因为,众多的重症肌无力、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患者,他(她)们初诊时都是带着悲怆的面孔,拖着蹒跚的双腿来诊。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他(她)们大都换上了满意的笑脸,迈着轻松的步伐离开。

  就是从那时起,我真正立志走好中医的每一步,因为,中医药的治疗不仅使我顺利地逐渐递减激素,而且病情在3个月后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就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踏入了正常人的学习和生活,因为,困扰我多年的疾病绳索被解除,我不再恐惧,不再悲伤,不再迷惘,不再彷徨。

  3年后,在恩师的精心治疗下,我停用了所有的中西药物,重症肌无力的相关症状全部消失,身体完全康复了。

  3年后,在恩师的精心培育下,我系统学习了恩师诊治重症肌无力、红斑狼疮等自身免疫性疾病以及其他难治病独特、丰富的临床经验。而,同时,对中医的诠释,感触良多,以至于对中医的挚爱陷入了痴迷的程度!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体会到中医名家关爱病患者的那份细心!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感悟到中医名家扶植中医学子的那份热心!

  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才真正领悟到中医名家守护中医事业的那份责任心!

  由恩师孟如教授主审的李广文专著

  04.得恩师之福泽,结硕果

  恩师:“你必须好好学习,掌握真本领,将来你独立应诊心里才有底。”

  “好的,恩师。您不但治好了我的病,而且还传授了治病的知识给我,今后,我将为患上重症肌无力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患者解除病痛!”我暗下决心。

  系统跟师三年,毕业后走上工作岗位至今,无时无刻忘不了恩师对我的教诲!可以说:恩师从替我治病、为我导师的第一天起至今直到将来,其医德、医术必将影响我一生!恩师总以慈母心,严师爱于我以致我能荣幸地“站在巨人肩上”为人、处事、行医,我的所学、所得、所悟,于两部专著《重症肌无力中医实践录》《中医痿病辨治心悟》,论文、学术报告内容,获得云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文山州科技进步一等奖等的科研项目及在研课题中均可见一斑。

  面对恩师,我只能:感动无法言语,感激无从诉起,感谢自始至终,感恩恩师却难以回报恩师!

  做患者、跟名师、尊经典、勤临证、善总结,是我中医学习、生活、工作、感悟的真实写照。

  多年以后的今天,那个在童年就不幸患上重症肌无力先后在小学、中学、大学均休学且徘徊在各级医院从眼肌型发展至全身型的我,在患病——治病——求医、治病——学医——跟师、从医——感恩——梦想中幸遇恩师被恩师治愈,期间又深得恩师的精心栽培,如今真正成为了一个在重症肌无力方面颇具心得体会的医生。真可谓:我是中医的受益者,是中医的宣传者,也是中医的捍卫者!这不,在我供职的文山州中医医院于2012年3月于国内公立三级甲等中医医院中率先创建痿病科(重症肌无力科),使我能带领团队将恩师传授给我的知识用以回报社会:为来自全国各地及部分国家的重症肌无力患者服务。

  茫茫人海中让我幸遇恩师,使不幸的我华丽转身,我不禁感慨万千:中医对我恩重如山,我对中医情真意切!

责任编辑:吴莎
相关阅读
全国名中医孟如教授到生物医药与大健康馆参观
2018/06/20  国医在线
扎根边疆五十载,桃李芬芳结硕果——孟如教授
2017/01/12  国医在线
今日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