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嗽治不好?柴胡剂与苍麻丸合用疗效佳

  2017-12-18  未知  阅读   

   慢性咳、痰、喘是呼吸系统最常见的症状,也是多种肺病疾患的外在症状表现。若长期反复发作则较难治疗,素有“外不治癣、内不治喘”的说法,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临床的治疗难度。

  笔者在临床中多采用六经辨治,先辨六经,继辨方证,通过六经指导方证具体应用。临床发现呼吸系统的咳、痰、喘多可见厥阴病寒热错杂、上热下寒证,同时多夹痰饮水湿,故而应用柴胡桂枝干姜汤合苍麻丸加减治疗慢性咳、痰、喘,取得了较为满意的疗效,现介绍如下:

  案一:咳喘

  咳嗽变异型哮喘

  患者,女,51岁,主因“咳喘15余年,加重1月”入院。15年前患者感冒受凉后出现咳嗽、喘憋,伴喉中哮鸣音,夜间及凌晨加重,此后每于感冒受凉后发作,1月前受凉后上述症状再次发作,入院症见:咳嗽,咳痰,痰白黏不易咳出,伴喘憋,咽痛,口干渴,乏力,自汗出,纳眠可,二便调。舌淡暗,苔薄白,脉沉细无力。

  诊断:哮病。证属厥阴病,寒痰阻肺、水饮郁热证。

  治法:温化痰饮、调和寒热。

  处方:北柴胡15克,桂枝10克,干姜10克,黄芩10克,清半夏15克,苍术15克,麻黄3克,莱菔子15克,生石膏30克,茯苓10克,猪苓10克,泽泻15克,炙甘草10克。水煎温服,日2次。服上方7剂后,症大减,咳喘明显缓解,无咳痰,口已不渴。继服14剂而愈。

  【按】本案以咳嗽、咯痰、喘憋为主症,结合舌淡暗、脉沉细为虚寒水饮,口干渴、咽痛为上热,辨为厥阴病寒热错杂,水饮郁热。故给予柴胡桂枝干姜汤调和寒热,苍麻丸肺脾同治,合入五苓散增强温化水饮,方证合拍,故能取效。

  案二:咳嗽咯血

  支气管扩张

  患者,女,71岁,主因“间断咳嗽咳痰半年,咳血5天”入院。患者半年前感冒后出现咳嗽咳痰,痰白黏易咳,未予重视。5天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咳鲜血1次,量约5毫升,此后未再出现。入院症见:咳嗽咳痰,痰白黏易咳出,偶有头晕头痛,口干渴,双下肢麻凉,纳可,眠差,二便调。舌暗红,脉弦数。

  诊断:咳嗽病。证属厥阴夹饮,寒热错杂证。

  处方:北柴胡15克,黄芩15克,清半夏15克,党参10克,当归15克,茯苓15克,苍术15克,麻黄3克,莱菔子15克,桔梗10克。水煎温服,日2次。服上方7剂后,上述症状明显缓解,偶有咳嗽,无咳痰及咯血,头晕头痛缓解,无口渴,下肢麻凉减轻。继服7剂痊愈。

  【按】口干渴为热,下肢麻凉为寒,故仍属于厥阴病上热下寒证,咳嗽咯痰色白,偶有头晕头痛,下肢麻凉为血虚水盛,因舌暗红脉弦数,故以小柴胡汤调畅枢机,加当归茯苓养血利水,合入苍麻丸肺脾同治,方证相应故能取效。

  案三:咳嗽

  鼻后滴流综合征

  患者,女,69岁,主因“间断咳嗽半年,咳痰1月”入院。患者半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咳嗽,无咳痰,偶有喘憋,1月前出现咳痰,痰白黏,易咳,伴咽部滴流感。入院症见:咳嗽咳痰,痰白黏,易咳,时有咽部滴流感,乏力,口干渴,纳眠可,大便调,夜尿频5~6次/日。舌淡暗,苔薄白,脉沉细无力。

  诊断:咳嗽病。证属厥阴病寒热错杂证。

  处方:北柴胡15克,桂枝10克,干姜10克,黄芩10克,清半夏15克,生牡蛎30克,当归10克,苍术15克,麻黄3克,莱菔子10克,茯苓10克,猪苓10克,泽泻10克,生石膏30克,炙甘草10克。上方水煎温服,日2次。服5剂后,咳嗽明显减轻,无咳痰及咽部滴流感,已无口干渴,偶有乏力。继服7剂而愈。

  【按】本案口干渴为上热,舌淡暗、脉沉细、夜尿频为下寒,为上虚不能固下,同时也包含有五苓散证,故处方以柴胡桂枝干姜汤合苍麻丸、五苓散加减。

  分析与讨论

  柴胡桂枝干姜汤出自于《伤寒论》147条:“伤寒五六日,已发汗而复下之,胸胁满微结,小便不利,渴而不呕,但头汗出,往来寒热,心烦者,此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汤主之。”

  方由柴胡、桂枝、干姜、瓜蒌根、黄芩、牡蛎、甘草等七味组成。柴胡桂枝干姜汤是半表半里阴证的厥阴病代表方,与小柴胡汤对应。小柴胡汤为半表半里阳证,而柴胡桂枝干姜汤为半表半里阴证的厥阴病,对此胡希恕先生、冯世纶教授论述甚详。

  苍麻丸为北京中医医院呼吸科首任主任、名老中医许公岩先生创制,理论源自仲景麻黄加术汤。

  许公岩先生认为湿邪的生成虽与脾、肺、肾三脏有关,但多以脾为重点。“脾为生痰之源,肺为贮痰之器。”更是突出说明了脾为痰湿治疗的关键。方中苍术辛苦温,燥湿健脾,使脾气上升,上归于肺;麻黄辛温通阳以利水,助肺宣达调降。二药协同共具升脾宣肺之功。再配伍莱菔子理气推降以助胃气下行,桔梗辛平以复脾肺之升降功能。该方升脾宣肺化湿,从六经来看当属于里虚寒证的太阴病,方中通过主药苍术、麻黄的不同比例配伍,达到汗、利、化的作用,广泛应用于因湿邪引起的一系列病证。

  呼吸系统疾患多表现为咳痰喘、呼吸困难等,病程较长,从六经角度辨析,往往病位在半表半里,以厥阴病为底,病性为寒热虚实错杂,多夹痰湿瘀等病理产物。

  柴胡桂枝干姜汤证属厥阴病,而苍麻丸为太阴脾湿证,其中苍麻丸辛开肺胃、推陈致新、肺脾同治,升降出入气机流通则痰湿易除。二方相合则为厥阴、太阴同病,治疗呼吸系统慢性咳痰喘时,着重调和寒热、畅达气机、肺胃同治,标本兼治。故而对于上述三例患者,西医诊断虽然不同,但都表现为厥阴病夹太阴病的痰湿水饮,故而辨证采用柴胡桂枝干姜汤合苍麻丸加减,获得满意疗效,也体现了经方辨证仍当辨六经指导下的辨方证治疗理念。

责任编辑:陈思思
相关阅读
云南省名中医周家璇:孩子反复咳嗽、睡觉打鼾需重视!
2018/07/10  国医在线
老年人咳嗽总不好怎么回事?应避免这些治疗误区
2018/06/21  国医在线
云南省名中医李晓告诉您:中医如何治疗咳嗽病!
2018/06/19  国医在线
小咳嗽大危害!不容忽视的老年人咳嗽病
2018/06/19  国医在线
今日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