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针灸灵龟八法按时取穴治疗脾胃虚弱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的临床观察

  2018-08-16  国医在线  阅读   

王祖红 李丽2 刘亮先1 郭春艳1 李艳1 朱勉生3*

(1.昆明市中医医院 2.云南中医学院 3.法国巴黎公立医院集团)

(本论文荣获“第五届兰茂论坛”优秀论文一等奖)

  [摘要] 目的:比较时空针灸灵龟八法针刺法与常规针刺法治疗脾胃虚弱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的临床疗效差异。方法:将符合纳入标准的60例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对照组各30例。治疗组:①时间穴位:公孙、内关;②空间穴位:九宫穴组(腰背九宫穴组+头手九宫穴组+腹足九宫穴组);③靶向穴位:足三里、阴陵泉。对照组:大肠俞、天枢、上巨虚、丰隆、脾俞、足三里。采用肠易激综合征临床症状积分、肠易激综合征特异性生活质量量表(IBS-QOL)为观察指标,观察评价两组之间的临床疗效差异。1周治疗3次,10次为1疗程,分别在治疗前后,对两组患者进行量表评分和疗效评价,最后采用SPSS 21.0统计软件包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评定两组临床疗效,为今后临床选择提供更有效的治疗方法。结果:治疗后两组量表评分均显著改善(均P<0.01),且治疗组的改善程度优于对照组(均P<0.01);治疗组有效率为93.3%(28/30),优于对照组的86.7%(26/30)。结论:时空针灸灵龟八法针刺治疗脾胃虚弱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疗效优于常规针刺,可明显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为临床提供优势治疗方法,值得临床推广运用。

  [关键词] 肠易激综合征;时空针灸灵龟八法;按时取穴;临床疗效

  Clinical study of the time and space acupuncture eight methods of Intelligent turtle acupoint selection treatment on spleen and stomach weakness caused diarrhea-predominant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Wang Zuhong1 ,Li Li2,Liu Liangxian1 ,Guo Chunyan1,Li Yan2,Zhu Miansheng3*

  (1. Kunming Municipal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Kunming 650500;2. Yunnan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Kunming 650500;3. Assistance Publique-Hopitaux of Paris, Paris France 650500)

  [Abstract] Objectives:The main purpose of the treatment is to cure the diarrhea-predominant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IBS-D)of spleen deficiency type with time and space acupuncture eight methods of Intelligent turtle and routine acupuncture treament,and compare the clinical efficacy between the above two methods.Mthod:A prospective,randomize-controlled trial was conducted.60 patients who met the inclusive criteria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reatment group and control group,30 patients in treating group.The treatment group was treat with time and space acupuncture eight methods of Intelligent turtle:①Time acupoints:Gong sun(SP4),Nei guan(PC6);②Space acupoints: Jiugong points(Jiugong of waist and back+Jiugong of head and hand+Jiugong of abdomen and lower limebs);③target acupoints:Zu sanli(ST36),Yin lingquan(SP9).The control group was treatby routine acupuncture treament:Da changshu(BL25),Tian shu(ST25),Shang juxu(ST37),Fenglong(ST40),Pi shu(BL20),Zu sanli(ST36).Use IBS score and IBS-QOL asobservation index,observation and evaluation of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group.Three-times a week,ten-times a course of treatment.The efficacy oftwo group was evaluated by IBS score and IBS-QOL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SPSS21.0was used for data analysis.Through the research,we can provide a effective method for the treatment of IBS-D. Results:The scores of scale were obviously improved After treatment(P<0.01), treatment group is better in reducing symptomscompared with control group(P<0.01).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was 93.3% in thetreatment group,and was 86.7% in the contorl group.Conclusion:time and space acupuncture eight methods of Intelligent turtle is effective on relieving clinical symptoms caused by IBS-D of spleen deficiency type and improvedthe living quality,at the same time this method was superior to routine acupuncturetreament,its worth popularizing in clinical application.

  [keyword]: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time and space acupuncture eight methods of Intelligent turtle;acupoint selection;clinical effect

  肠易激综合征(Irritable bowel syndrome,IBS),是一种反复腹痛,并伴排便异常或排便习惯改变的功能性肠病,诊断前症状出现至少6个月,且近3个月持续存在[1]。该病缺乏可解释症状的形态学改变和生化检查异常,为消化科的常见病和多发病[1]。IBS在临床上分四型,即腹泻型、便秘型、混合型、不定型。在我国,临床上以腹泻型IBS最为多见,便秘型、混合型和不定型IBS则相对较少[2]。据IBS主要临床表现,中医病名属于“泄泻”、“便秘”、“腹痛”范畴。近年来,随着生活压力的增加,该病的发病率逐渐上升。全球范围内IBS发病率为7%-21%[3],而我国普通人群发病率为6.5% [4],且女性较多。目前报道显示[5]针灸治疗IBS有较明显的疗效,具有副作用小、复发率低、患者易于接受的特点。本研究的实施地点是昆明市中医医院针灸科,是依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朱勉生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基于两位前辈的学术经验,且在原有课题的基础上,采用时空针灸灵龟八法治疗肠易激综合征,临床疗效显著,现介绍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纳入该课题的60例患者选自2017年03月至2018年03月在昆明市中医医院针灸科门诊就诊的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后纳人观察病例,按随机对照原则将60例患者分为两组,每组各30例,两组患者一般情况比较显示,性别、年龄、病程均无统计学意义的差异,说明治疗组和对照组具有可比性(P值在0.113~0.662之间,均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

  1.2 诊断标准

  1.2.1 西医诊断标准

  IBS诊断标准,据罗马IV诊断标准[6],IBS典型的临床表现为反复发作的腹痛,最近3个月内每周至少发作1天,伴有以下2项或2项以上:

  (1)与排便有关;

  (2)发作时伴有排便频率改变;

  (3)发作时伴有粪便性状(外观)改变。

  诊断前症状出现至少6个月,近3个月持续存在。

  1.2.2 中医诊断标准

  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于2002年发布的《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7]拟定。

  (1)大便次数增多,每日3次以上,粪质清稀甚则水样便,大便量增加;

  (2)症状持续1天以上。

  1.3 纳入标准

  参考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于2002年发布的《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7]拟定,必须全部符合以下条件者方可纳入:

  (1)自愿作为受试对象,并签署知情同意书者;

  (2)符合IBS-D西医诊断标准者;

  (3)符合中医泄泻病脾胃虚弱型诊断标准者;

  (4)年龄在15岁至65岁之间,男女性别不限。

  1.4 排除标准

  参考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于2002年发布的《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7]拟定,符合以下八项中的任意一项均可排除:

  (1)不符合诊断和纳入标准的患者;

  (2)对酒精、碘酒、金属等过敏的患者;

  (3)晕针患者;

  (4)正准备妊娠,妊娠,哺乳期的妇女;

  (5)未按规定治疗,无法判断疗效或资料不全等;

  (6)经检查证实为痢疾、霍乱、寄生虫感染、恶性肿瘤等引起的腹泻;

  (7)与肠易激综合征有联系的其他需要排除的因素:如:肠道器质性疾病;消化道手术病史者;

  (8)使用影响消化道的药物。

  2 治疗方法

  2.1 治疗组(时空针灸灵龟八法针刺组)

  (1)穴位处方:①时间穴位:公孙、内关;②空间穴位:九宫穴组(腰背九宫穴组+头手九宫穴组+腹足九宫穴组);③靶向穴位:足三里、阴陵泉。

  注:具体计算时间穴位(公孙、内关)的时间段详情见朱勉生时空针灸实用手册[8]。提前约定病人于该时段就诊针刺治疗。空间穴位:主穴在九宫的宫位是“6”,选取的穴位则从“6”号宫位开始,即:6→7→8→9→1→2→3→4→5,如取腰背九宫穴组(表2),为右胃俞→右脾俞→左胃俞→大椎→命门→右心俞→左脾俞→左心俞→脊中,头手九宫穴组和腹足九宫穴组(表3、4)顺序按照同样的宫位数顺序依次进针。最后针刺靶向穴位:足三里、阴陵泉。

表2:腰背九宫穴组

4

9 大椎

2心俞

3脾俞

  5脊中

7脾俞

8胃俞

1命门

6胃俞

表3:头手九宫穴组

4头维

9 百会

2头维

3曲池

5 神庭

7曲池

8 外关

1 印堂

6 外关

表4:腹足九宫穴组

4梁门

9中脘

2梁门

3天枢

5气海

7天枢

8 三阴交

1关元

6 三阴交

  (2)皮肤常规消毒后,选用苏州市华伦医疗用品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次性无菌针灸针(规格:0.30×40mm、0.30×25mm)。

  (3)进针的顺序与体位:时间穴位按男左女右的顺序进针。空间穴位按主穴所在的九宫号顺序进针。首先平躺针刺时间穴位,再扶患者坐起针刺腰背九宫穴组(腰背九宫穴组的穴位针尖向下成15°平刺,便于患者留针平躺),再让患者平躺针刺头手九宫穴组和腹足九宫穴组。最后针刺靶向穴位。

  (4)手法:采用捻转补法。

  (5)留针与取针顺序:留针30分钟,取针时先出时间穴位,再出头手九宫穴组和腹足九宫穴组,最后扶患者坐起,取腰背九宫穴组。原则是先针刺者先出,出针也讲究顺序,每个穴组按照进针顺序出针。出针时用干棉签按压针孔,防止出血。

  2.2 对照组(常规针刺组)

  (1)穴位处方:大肠俞、天枢、上巨虚、丰隆、脾俞、足三里、阴陵泉。(参照高校“十二五”国家级规划教材《针灸治疗学》[9]中泄泻病的治疗方案。

  (2)操作:①针刺手法及针具选取同治疗组;②针刺顺序:先取坐位针刺脾俞、大肠俞(针尖一律向下成15°平刺,便于患者留针平躺),再取仰卧位,针刺天枢、阴陵泉、上巨虚、足三里、丰隆,行捻转补法,留针30分钟后按压针孔取针。

  2.3 治疗周期    两组均每周3次,10次1疗程,于治疗前后观察疗效。

  3 疗效评定观察

  3.1 观察指标

  (1)临床症状评分

  评分标准主要参照胃肠疾病中医证候评分表[10]。按两组患者出现主要和次要症状进行评分。按症状和体征分为无、轻、中、重,分别计分0、3、5、7分。

  (2)肠易激综合征特异性生活质量量表[11](Irritable bowel syndrome-quality of life questionnaire,IBS-QOL)

  IBS-QOL量表为特殊性量表中的典范,己经逐渐被用于IBS临床试验和流行病学研究中[12-13]。由34个条目组成,原始积分经过标准化处理,由8个维度组成,每1维度得分在0-100分内,得分越高生活质量越高。每个条目分无症状、轻度、中度、偏重、严重5个等级,分别计5、4、3、2、1分,每一方面得分通过公式转换使其值在0-100范围内,理论上得分越高生活质量越好。转换分数=(原始分数一最低可能分数)÷可能分数范围×100。各维度所属的条目及初得分可能的分数范围见表5。

表5  IBS-QOL各维度所属的条目及初得分可能的分数范围

  (3)中医证候疗效评定标准

  临床痊愈:主要症状、体征消失或基本消失,疗效指数≥95%;

  显效:主要症状、体征明显改善,70%≤疗效指数<95%;

  有效:主要症状、体征明显好转,30%≤疗效指数<70%;

  无效:主要症状、体征无明显改善,甚或加重,疗效指数<30%。

  注:计算方法据尼莫地平法。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IBM SPSS Statistics 21.0统计软件包进行数据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符合正态分布及方差齐性者,采用t检验(组内的前后比较采用两组配对样本t检验,组间比较采用两组独立样本t检验)或方差分析,用均数±标准差(`c±S)表示。所有统计检验均采用双侧检验,以0.05为检验水平。以P<0.05作为具有统计学意义,以P<0.01作为具有高度统计学意义。

  5 疗效结果

  (1)两组患者临床疗效比较

  治疗后比较,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3.3%,对照组为86.7%,治疗组在愈显率及总有效率方面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治疗组临床疗效优于对照组,见表6。

表6  两组治疗结束后中医证候疗效比较(单位:例)

  注:经两独立样本秩和检验,Z=-2.654,P=0.008<0.01,提示两组治疗结束后疗效差异具有高度统计学意义。

  (2)两组患者治疗前后观察指标比较(见表7、8)

  经两独立样本秩和检验,两组治疗后泄泻积分比较,Z=-2.521,P=0.012;食少纳差积分比较Z=-2.619,P=0.009;腹胀积分比较Z=-3.060,P=0.002;腹痛积分比较Z=-2.078,P=0.038;肠鸣积分比较Z=-2.194,P=0.028;神疲懒言,肢倦乏力积分比较Z=-2.326,P=0.020;面色萎黄积分比较Z=-2.092,P=0.036。提示两组治疗结束后疗效差异具有高度统计学意义(P值在0.002~0.038之间,均P<0.05)。

表7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主要证候积分比较( ±s)

  (3)两组治疗前后IBS-QOL评分比较

  治疗前两组患者IBS-QOL各维度所属的条目评分不具有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治疗后治疗组改善明显优于对照组,两组患者IBS-QOL各维度所属的条目评分有显著性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说明治疗组对提高患者生活质量优于对照组,详见表9、10。

表9  两组患者治疗前IBS-QOL评分比较( ±s)

  注:经两独立样本t检验,治疗前两组患者IBS-QOL评分无显著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

表10   两组患者治疗后IBS-QOL评分比较( ±s)

  注:经两独立样本t检验,治疗后两组患者IBS-QOL评分有显著差异,P<0.05,具有可比性。

  6 讨论

  时空针灸是朱勉生教授在法国巴黎达芬奇医学院和居里医学院近30年的中医教学和临床实践中,深入解析古代时间取穴方法,融汇西方精神心理分析、大脑以外记忆功能、免疫学细胞记忆机制的理论,以及临床疑难病症中寻找精准疗法的大背景下,经过数万病例临床验证总结出来的新颖独特的自然疗法。时空针灸对中国古代科学天人相应的时空模式:阴阳五行、六十甲子、河图、洛书、先天八卦、后天八卦等在针灸学的原创核心地位进行了系统论证,发展延伸了中国传统时间针灸,以临床效验有力地证明了子午流注纳甲法、子午流注纳子法、灵龟八法、飞腾八法的价值不局限于选择就诊穴位,它们是可以将内外时间空间紧密结合,连接天地人的采气、聚气、行气、用气的通道和最佳载体。将传统的就诊时穴延伸到病因病机关键时穴,总结提出“时间穴位记忆功能”[14]和“空间穴位与时间穴位同构建场”[15]的新学说,从而将传统的按时取穴方法发展为时空针灸学。它是根据患者病因病症特点,将具有同构关系的时间穴位和空间穴位组合在一起,形成个体化气场,调动人体自愈功能,治疗和预防各类病症。时空针灸能激发人体自我康复能力的深度和持续性,以及随之产生的特殊疗效,使传统的按时取穴法更加完善,临床可操作性尽致发挥,使时空针灸成为沟通天人、运用能量信息治疗疾病的利器。近年来朱勉生教授在法国、中国、意大利、澳大利亚、荷兰、美国、新西兰讲授时空针灸,引起了国际针灸界的高度重视和密切关注。该研究实施地点—昆明市中医医院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朱勉生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运用时空针灸灵龟八法治疗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屡见疗效,值得临床推广运用。

  IBS属于现代心身疾病的一种,随着现代生物医学模式的转变,引起了众多学者的关注。现代人们由于生活节奏的加快,强大的工作压力,饮食习惯不合理,各类新型食品快速发展导致肠易激综合征成为胃肠疾病的高发率之一。西医学认为IBS的病因病机尚未完全明确,但认为是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查阅近年文献,可能与下例因素有关,如:精神心理因素、内脏高敏感性、胃肠动力障碍、免疫功能紊乱和肠道低度炎症、肠道菌群失调、脑-肠轴和神经-内分泌系统失调、遗传因素等。

  总而言之,时空针灸灵龟八法按时取穴治疗脾胃虚弱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的临床疗效确切,值得临床推广运用。同时该研究也存在一定的缺陷,样本量相对较小,未对患者进行相关辅助检查及远期随访,尚缺乏周密的科研设计、现代科学实验研究,今后应多涉及大样本、多中心的临床研究,多采用实验观察指标,并观察远期疗效及远期随访。

  参考文献

  [1]中华中医药学会脾胃病分会.肠易激综合征中医诊疗专家共识意见(2017) [J].中医杂志,2017,58(18):1614-1620.

  [2]姚欣,杨云生,赵卡冰,等.罗马III标准研究肠易激综合征临床特点及亚型[J].世界华人消化杂志,2008,16(5):563-566.

  [3]Lovell RM,FordAC.Global prevalence of and risk factors for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ameta-analysis[J].ClinGastroenterol Hepatol,2012,10(7):712-721.

  [4]张璐,段丽萍,刘懿萱,等.中国人群肠易激综合征患病率和相关危险因素的M-eta分析[J].中华内科杂志,2014,6(12):969-975.

  [5]罗芳丽,周思远,王欣月,等.肠易激综合征针灸诊疗特点文献分析[J].辽宁中医杂志,2016(4):701-704.

  [6]BRIAN EA,FERMIN M,LIN C,etal.Bowel Disodrers[J].Gastroenterology,2016,150(5):1393-1407.

  [7]郑筱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140-170.

  [8]高树中,杨骏.针灸治疗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2:80-81.

  [9]朱勉生.时空针灸实用手册[M].云南:云南科技出版社,2017:54-57.

  [10]危北海,陈治水,张万岱,等.胃肠疾病中医证候评分表[J].世界华人消化杂志,2004,12(11):2701-2703.

  [11]Patrick DL,Drossman DA,Frederiek IO,etal.Quality of life in Persons with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a newmeasure[J].Dig Dis Sci,1998,43(2):400-411.

  [12]王伟岸,潘国宗,钱家鸣.难治性肠易激综合征的认知治疗[J].中华内科杂志,2002,(41):156-159.

  [13]李红缨,高丽,李宁秀.IBS-QOL专用量表在肠易激综合征患者中的运用[J].中国循证医学杂志,2004,4(12):875-877.

  [14]朱勉生.时穴记忆功能的探讨[J].世界中医药杂志创刊号,2006,11:42-43.

  [15]朱勉生.时空针灸的理论与临床[J].世界中医药,2010,05(5):344-346.

责任编辑:高燕仙
相关阅读
孙文洁:循太阳而生,继承发展彝医药
2018/10/12  国医在线
昆明信息港:第五届兰茂论坛开幕 500余专家共谋中医药产业发展
2018/10/10  国医在线
搜狐:兰茂论坛|国医大师张震:学中医一定要做一名真中医
2018/10/10  国医在线
云南中医药大学:我校参加兰茂论坛暨2018年云南省中医药界学术年会
2018/10/10  国医在线
今日聚焦